首页

热玛吉有效果吗

时间:2021-04-17 02:10:17

热玛吉有效果吗,深圳割双眼皮疼不疼,深圳割双眼皮图片,深圳韩式切开法双眼皮,深圳抽脂和溶脂那个好

来源标题:高铁“暖男”

地点:北京北动车运用所存车场 人物:打温组员工齐鸿帆。本报记者 安旭东摄

高铁列车也怕“冷”?刚入行时,20岁出头的齐鸿帆也很好奇。去年11月,地勤机械师齐鸿帆被抽调进北京北动车运用所打温组,他的疑惑有了答案,并就此成为一名高铁“暖男”。

晚上10点,齐鸿帆从调度室领完钥匙,走进了寒风中的存车场。此时,体感温度零下十几摄氏度,齐鸿帆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工作服。“一会儿你就知道为什么不能多穿了。”小伙子卖了个关子。

此时,巨大的停车场,一条条股道上,数十列复兴号安静地并排停放着。“不觉得特别震撼吗?”齐鸿帆瘦高个儿,步速很快,晚上的风刮在脸上,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在高处橘黄色探照灯的照明下,不同车型的高铁列车如同气势恢宏的军阵,不时可以看到其他打温人员忙上忙下的身影。

原来,冬季列车回到“住处”休息时,为了避免断电后车内水系统低温封冻,需要有专人值守,彻夜为动车组驱寒打温,保证第二天安全准点运行。

爬上铁轨旁的梯子,打开一列高铁列车的车厢门,齐鸿帆钻进了漆黑的驾驶室。“D17道5145动车组进行打温作业,申请升弓供电。”“5145可以升弓。”刚才还开玩笑的年轻人一脸严肃,检查完电压表,通过电台确认作业安全后,齐鸿帆转动了主控钥匙,打开蓄电池,升起车顶受电弓后,空调电机顺利启动,原本有些凉意的车厢逐渐暖和起来。

“走吧!”齐鸿帆拿着可以摄录的智能化手电、测温枪开始巡车。在头车及相邻车厢中间,他举起测温枪,“18摄氏度,达标。”一眼望不到头的车厢里,齐鸿帆不停走动,走到车尾再返回,差不多就有一公里。“只有不停走动,才能及时发现设备故障。”这一夜,齐鸿帆要给5列动车组打温。

离开暖和起来的车厢,再次钻进寒风中,齐鸿帆不禁打了个哆嗦。极寒天气里,每进出一次列车,意味着打温员要经历一次三四十摄氏度的温差变化。冰火两重天的体验,齐鸿帆一个夜晚要经历几十次,因为只要车厢内温度低于5摄氏度以下,就要再次启动打温作业,他必须在动车组间不停跑动。

“很快就感觉不到冷了,穿多了都嫌热。”齐鸿帆身上除了检测装备,别无他物,手机在上岗时就上交了。偌大的存车场,只有在交接钥匙的时候能与同事交流。工作内容枯燥单调,一个人寂寞无聊,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注意力都在车上,没工夫想别的。”每晚十一二点,结束运营的动车组全部“回家”后,是打温人员最忙碌的时刻。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在铁轨间的碎石头上不断行走,不仅费鞋,黑灯瞎火的还容易摔倒。但“暖男”如履平地,眼睛只盯着他要温暖的列车。每隔几分钟,他还要用手电筒上的摄录功能拍照,记录列车不同的项点状态,为智能运维系统提供分析素材,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要拍七八百张。作为打温组小组长,齐鸿帆和组员都是从各岗位抽调过来的骨干,高标准完成打温作业的同时,多次发现空调系统、水系统等突发故障,及时联系技术组人员解决问题,确保了动车组的出库质量。

晚上7点接班,第二天早上8点交班。长期昼夜颠倒,齐鸿帆脸上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忙着打温时不觉得累,一旦下班回家躺在床上,整个人就懈下来了,身上酸痛劲儿也都上来了。”虽然缺觉,齐鸿帆却不爱睡懒觉,他常利用空闲时间跑步、爬山,“干咱这行,得有个好身体!”

齐鸿帆出生于石家庄市平山县,打小是个铁路迷,却直到上了大学才第一次坐上火车。小时候,奶奶常对他说:“以后当个火车司机多帅气啊。”没想到,自己从城轨通信专业毕业后,没当上火车司机,改成修火车了。“奶奶,我修的可是动车组,复兴号!也很帅气的。”齐鸿帆自豪地对奶奶说。

他还记得第一次走上服务京张高铁的智能动车组时,看到炫酷的冬奥主题装饰,可以自动调节温度、灯光、车窗颜色的环境感知装置,激动地在车厢里串来串去。“能够有幸服务京张高铁,未来保障冬奥,一切辛苦都值得!”齐鸿帆说,每天看着温暖的复兴号伴着朝阳重新启程,打出一个“走你”的帅气手势,就是他最快乐的时刻。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Unlikely pair embark on yearlong odyssey

Beijing-Zhangjiakou high-speed rail line to open this month

Job fairs held aboard cross-country train

ECMO machine gives sick patients hope for survival

HK tour guides rush for practice permit in Hengqin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