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

Long-ago friendship focus of Tintin store opening

类型:奇幻地区:莫桑比克剧发布:2021-01-31 12:23:34

《桂林龟头有一圈小颗粒-【桂林男健医院】》剧情介绍

桂林龟头有一圈小颗粒,桂林哪里有好的男科中医,桂林男健医院可以包皮环切么,桂林秀峰区哪里男科的治疗效果好,桂林龟头长小肉粒

日前,民政部等多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铲除非法社会组织滋生土壤净化社会组织生态空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非法社会组织为何大量存在?当前非法社会组织迷惑公众有哪些常用手段?公布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有何用意?多部门如何做好整治非法社会组织的工作部署?3月23日,民政部负责人就出台《通知》相关问题进行解读。

据新华社。

部门多、力度强、涉及面广,铲除非法社会组织生存土壤

据悉,此次《通知》的联合发文单位达22家之多,这也是多部门首次专门就打击整治非法社会组织工作联合出台的重磅文件。据介绍,此次联合发文参与部门之多、涉及面之广、对策之精准都前所未有。

据民政部负责人介绍,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是“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年。非法社会组织历来工于“蹭热点”,窥伺国际、国内环境中蕴藏的“商机”,以便牟取非法利益,“我们必须警醒”。

为何《通知》强调“铲除非法社会组织土壤”?民政部负责人表示,与合法登记的社会组织相比,非法社会组织飘忽不定,“神出鬼没”,但非法社会组织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它们非常需要宣传渠道、活动场所、资金来源、网络营销平台以及各色人等的“捧场”,离开了以上条件的支持则无法存活。

对此,《通知》通过“六不得一提高”,以列举的方式提出了倡导性要求和禁止性规范,找准非法社会组织的“七寸”,从而铲除非法社会组织赖以生存的土壤。

“六不得一提高” 指的是:

要求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不得与非法社会组织有任何勾连或合作;

要求党员干部不得参与非法社会组织活动;

要求新闻媒体不得宣传报道非法社会组织活动;

要求各类公共服务设施和场所不得为非法社会组织提供活动便利;

要求互联网企业不得为非法社会组织提供任何线上活动便利;

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非法社会组织活动提供便利;

提高非法社会组织的违法成本。

“实践证明,只要‘六不得’中涉及的单位、个人都自觉抵制非法社会组织,非法社会组织必将因‘缺氧’而慢慢死亡。”该负责人称。

公布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为核查创造条件

今年2月,民政部公布2021第一批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

据介绍,打击整治非法社会组织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做多方面的工作。其中公布涉嫌非法社会组织的名单是最基础的工作。一方面,公布涉嫌非法社会组织的名单是要提醒广大社会公众跟它们打交道的时候要小心谨慎,以免上当受骗。另一方面,也恳请社会各方面提供涉嫌非法社会组织的活动线索。

该负责人还表示,“涉嫌”就是还不确定,由于非法社会组织不像合法登记的组织有固定的场所、电话和联络人,活动地点不确定,仅仅依靠现有执法力量很难发现。公布名单后,一旦有社会公众提供的线索,就能够为相关部门进一步核查创造条件。对查证属实、证据确凿的,将依法予以取缔。

“许多事例证明,曝光是有重要作用的,一些非法社会组织在名单公开后迫于舆论、法律、道德等多方面压力,有的作鸟兽散,也有的收手不干了。”前述负责人称。

“非法社会组织存在因为登记门槛高”不符合事实

非法社会组织为什么大量存在?有说法认为,这是因为目前社会组织登记门槛高、登记困难。对此,民政部负责人回应,这种说法不符合事实。

他表示,从数据上看,我国社会组织的规模整体上一直处于稳步增长扩大的趋势。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性社团只有44个;“文革”前夕的1965年,全国性社团接近100个,地方性社团6000个左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全国性社团1600多个,地方性社团发展到近20万个;党的十八大前夕,全国登记的社会组织达46.2万个;截至目前,全国登记的社会组织已经超过90万个,总数量比十八大以前接近翻了一番。

近几年,我国社会组织正从“数量增长”转向“质量提升”,进入了质量、结构、规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统一的高质量发展期。全国性社会组织的成立,理应更严格些,门槛理应比地方性和基层社会组织要高些、严些,必须具备行业代表性和会员广泛性,三五个人一发起就想成立一家全国性社会组织,早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了。

该负责人表示,从社会组织的层级看,成立地方性特别是市、县层面的社会组织的难度要小于成立省级层面和全国性的社会组织,这也是为什么地方和基层社会组织的增长率远远大于全国性社会组织的原因。

识别“李鬼”,非法社会组织迷惑社会公众惯用五种手法

针对公众关心的如何识别“李逵”和“李鬼”问题,前述负责人还介绍了非法社会组织一般有五种迷惑手法:一是名称让人真假难辨。很多非法社会组织往往冠以“中国”“中华”“全国”“世界”等名头,有的在名称上与合法登记的全国性社会组织仅一字之差,网页宣传上抄袭合法社会组织的官网内容,社会公众难辨真假。二是活动领域“蹭热点”。非法社会组织善于打“擦边球”,往往跟风“军民融合”“乡村振兴”“疫情防控”等热点,吸引眼球。三是组织形式 “品种繁多”。非法社会组织有的以“协会”“促进会”“联合会”“基金会”等传统社会组织形式活动;有的以“委员会”“发展局”“中心”等类似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的组织形式活动,令人防不胜防。四是包装宣传“高大上”。有些非法社会组织特意在党政机关办公地附近或附属场所租用办公场地,有的拉拢一些退休党政干部或社会名人“站台”“代言”,有的找各种媒体为自己进行宣传“贴金”,用各种手法增加其“可信度”。五是用合法外衣做掩护。有的非法社会组织千方百计“投靠”到合法登记的社会组织名下,变身为分支机构;有的与合法社会组织共同开展活动;有的想方设法成为事业单位的下设机构,鱼目混珠。

对此,《通知》也强调,公众在参加社会组织活动前,登录“中国社会组织政务服务平台”或“中国社会组织动态”政务微信,通过社会组织名称核实其是否为合法登记的组织。

南都记者 王凡 发自北京

详情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

猜你稀罕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