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养花 - iYangHua - 实用的家庭养花常识搜索网站
您的位置:爱养花 > 花的文化 > 正文

以花入画露真情

关于《以花入画露真情》的养花文章正文开始>>

在古代所有的文人画中,花鸟画与山水画、人物画一样,算是一个重要画科。梅兰竹菊,桃李杏花,无不是画家入画的选题。梅兰竹菊为“四君子”,古代文人常以此自喻,以表达清高、绝俗、幽独、孤傲等思想感情;桃花粉面,以喻年青姑娘的姣好容颜;“杏花,春雨,江南”,这几个字几乎完整体现了江南独特的风景春色。正象诗人骚客对花有独特的钟爱一样,画家也时常将它纳入自己画中。 

古代花鸟画在明清得到很大发展。徐渭的花鸟大写意开了一代新风。扬州八怪中也有善画梅兰的。

以下选评几例古人以花人画的实例,以供赏鉴

《岁寒三友图》宋代赵孟坚所画。画扇的右上方钤“子固”白文印。画家以清劲飒爽的笔致,画松竹梅数枝,疏落有致,表现了“岁寒三友”拒霜耐寒的性格。此幅把松竹梅合为一图,是因为古人认为它们都具有一种坚贞耐寒的节操,是花木中之至清者。把它们画在一起,是有所寓托,后来繁衍为士大夫文人的“四君子画”的滥觞。赵孟坚善水墨梅兰竹石和白描水仙。著有《梅谱》,未能流传下来。

《落花游鱼图》宋代刘采所画。这是一幅美妙的鱼乐图。阳春三月,春水涨绿,正是桃花盛开的时候。开谢的花瓣飘落水中,吸引着浮游于荇藻间的群鱼,作追逐落花的嬉戏。《宣和画谱》中有段关于刘采画鱼的叙说:“盖画鱼者,鳍、鬣、鳞、利分明,则非水中之鱼矣,安得有涵泳自然之态。若在水中,则无显露。采之作画,有得于此。”这就是说他能画出游鱼深浮浅出、或隐或显和涵泳自然之态,是真正的水中之鳞。

梅花图》宋代扬无咎所画。扬无咎墨梅,祖述北宋华光和尚(释仲仁)而有发展,一变华光之墨晕花瓣,改为墨笔圈线,自有一种清爽不凡的韵致。宋徽宗讥笑他画的梅花是“村梅”,以示与艳冶的“宫梅”有区别,。这恰好反映了宫廷贵族与在野的士大夫文人的艺术审美趣味不同。《四梅花图》是应友人范端伯之请而画的。此卷分四段,画梅花含苞、待放、盛开和残败的变化过程。作者画梅,非常讲究人格修炼和笔墨素养。他所画梅既不同于描粉镂金的院派,也不同于追笔草草的逸体,而是一种清妍隽秀的格致。给人一种墨韵高华,清意逼人的感受。

《百花图》宋人作。卷幅长达16米多,画有四时花卉(缺冬季花)和各种禽鸟、虫鱼,内容相当丰富,描写极其工整。除了卷首的梅花近似杨补之的画法,略带意笔外,其它全用墨笔工写。它的特点在于以水墨渲淡,代替了五彩的晕染,却又能达到同样的艺术效果。花之荣枯色泽,鸟之毛羽华烨,都能较真切地表现出来,并不亚于工笔设色的花鸟画,充分的发挥了笔彩墨华之所长。《百花图》卷另一特点,是在花鸟画中进一步突破时空观念的限制,发挥了画家在创作上更大的自由和想象力。据说唐代的王维“画物多不问四时,画花往往以桃、杏、芙蓉莲花同画一景”。但这幅长卷上,把春花秋英夏翎霜虫荟萃于一卷,其种类品目多达几十种。尽管此卷在用笔用墨上还有些刻板的缺点,但它对元代的王渊、赵衷墨笔花卉和后来文人的水墨写意花卉长卷都有过一定的影响和启迪。

《墨兰图》宋末元初郑思肖所画。这幅画中花叶萧疏,画兰而不画土,寓意国土被异族践踏,兰花不愿生长其上。它作于元德丙午年(1306),其时宋亡已近30年,作者亦年近古稀。画上自题诗:“向来俯首问羲皇,汝是何人致此乡。未有画前开鼻孔,满天浮动古馨香。”

关于《以花入画露真情》的养花文章正文结束>>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